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今天是: 今日天气:临沂 17 ℃~4 ℃ 晴→多云
古鄪文苑
媒体看费县更多>>
古鄪文苑更多>>
跟二大爷赶年集(小说)
[字号: ] 2018-02-12  王军  阅读次数:428

噼噼啪啪的辞灶炮竹声,更加点燃了小山村浓浓的大年味道。

腊月二十五,适逢镇上大集。母亲说:“多年不赶年集了,去赶个年集玩玩吧,顺便买点年货来!”

搭乘隔壁二大爷亲自驾驶的“奔驰”轿车去赶集,有点新鲜,也有点不大好意思。

二大爷高大魁梧,硬朗健壮,腰身直溜,精神矍铄,古铜色的四方黑脸上,剑眉浓密强壮,大眼睛炯炯有神,大背头毫发不乱,一丝不苟。虽已年近七旬,但看上去不到六十岁的样子。

二大爷一直是村里公认的讲究人。前些年,他经常穿一身中山装,夏天常常白衬褂扎外腰,冬天好穿羽绒服。这些年,听说他更老来俏了,春秋常常穿西装,夏天除了白衬褂,有时也穿大方格或竖条条体恤衫之类的,冬天多是毛呢大衣、半大皮衣什么的。一年到头,他脚上那双黑色皮鞋总是瓦亮铮明的。

二大爷思想活络,又是老高中生,配上这讲究的行头,加上这天生的气质,根本看不出他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庄稼人。

 “二大爷又何时鸟枪换炮买了这新座驾了?”上车后,我不无惊愕地和二大爷搭讪。

 “要说这个,咱得感谢党的政策好啊!”二大爷转脸瞅了我一眼,很得意的样子。我心想,这老头,还蛮讲政治的,不愧是个老党员呢!

他话锋一转接着说:“这些年,咱紧跟国家大好形势,放开手脚大胆干,个人收入是芝麻开花节节高。今年春天,就换了这车。为这,还让你二大娘笑话得不轻,说我‘五星’换‘三星’,是卖了秫秸买稻草越倒腾越短。她坐了两回,还直嫌车里闷得慌。你说可笑不可笑!”二大爷双手把着方向盘,目视着前方,轻轻摇了摇头,有点无奈的样子。

我瞅着他笑笑:“二大娘这是说滋润话呢!用你以前的话说,这叫‘褒贬是买主!’”

二大爷也笑起来:“真没寻思让她褒贬上了!”

其实,二大爷的黑色轿车,外面擦得一尘不染,里面干净整洁,舒适温馨,还有一股淡淡的桂花香味道,坐在里面舒服着呢。“哎?车内怎么没有一点烟味啊?”我忽然纳闷地抬头问二大爷。

 “哈哈!还是大侄子经心。电视上养生之道讲了,禁烟少酒对身体有好处,所以,我把抽了几十年的烟给彻底戒掉了,只是晚上放下车后少喝点酒。”二大爷慢条斯理地说。

我不禁打心底里更加敬佩这老人家,这么有毅力。听同事们说过,戒烟可是相当难相当难的事情哪!

小车行驶在崎岖的柏油山路上,车窗外,路边的行道树和一片片落叶的果树在眼前匆匆闪过。远处,不时映入眼帘的几个白色塑料大棚和几块绿油油的麦田倒是为冬季萧条的田野增添了些许的生机。看着这既熟悉又陌生的景色,不由让我想起了三十年前二大爷带我赶集的那一幕。


那一次,是经过我强烈的哭闹要求后,父母才委托二大爷带我去赶年集的。

二大爷有一辆“金鹿”大轮自行车,也是全村唯一的“洋车”。他一个车把上挂着一小塑料桶花生油,另一车把上挂着半蛇皮袋地瓜干子,后座上坐着我。那天刚下过大雪,山路上很是泥泞,二大爷一会推着我走几步,一会又骑车带我跑一段。一到人多的地方,二大爷就摁一下右车把上那个半圆的小铃铛,发出一阵阵清脆的铃声。这时,周围那些步行的,推小独轮车的,还有坐着驴车的人们,一边躲闪着让路,一边齐刷刷的扫过来好奇和羡慕的目光。那时候,乡下根本没有小汽车,自行车也是很少见的。我坐在后车座上,心里美滋滋的。

说是去赶集,其实就是去大集上看热闹。我们那帮玩伴,每年等不到放寒假,就掰着指头盼着去赶这个大年集,大年集是我们过大年的重要一部分。谁要不能赶这个集,一定会后悔一年,遗憾一年;赶过集的,回来便有讲不完的所见所闻,那心情,远比看三场电影还过瘾。坐上二大爷的自行车去赶年集,那可是大闺女上轿——第一回。这下,可把小伙伴们眼红死了。

大年集上,人山人海,人头攒动,黑压压一大片。二大爷紧紧抓着我的小手,生怕一不小心把我弄丢了。我们在挤成疙瘩的人群里荡来荡去,艰难挪动。

二大爷用地瓜干子换了白酒,卖掉了花生油,买了点猪肉和青菜等年货,找个熟地寄存上,才拎着我去买玩意看热闹。

“吱吱地叫,叭叭地响,小孩吹完当团长;叭叭地响,吱吱地叫,小孩吹完福来到……”挤进玩具摊,二大爷为我买了一个绿筒带红喇叭的竹哨子。

“山楂蛋,串成串,好看好吃好拉馋……”二大爷发挥他人高胳膊长的优势,在那群人的外围就递上一个硬币,为我拔下一串糖葫芦。

最热闹的还是鞭炮摊子——“牛皮不是吹的,泰山不是垒的,大江大河不是尿尿冲的。要数鞭炮哪家响,全集就数我老张……”鞭炮摊一个挨着一个,叫卖声一阵高过一阵,比叫卖声更高更响的就是不断燃放的、尽显各自声响威力的鞭炮——“啪啪啪!啪啪啪……”声音震耳欲聋,此起彼伏,不绝于耳。虽是乌烟瘴气,也很危险,但却热闹纷繁,好看极了。

二大爷拎我转悠了老半天,最后才挤进去讨价还价买下了两盘不大不小的五十响鞭炮。

我们又去买了年画、大红纸春联;我还套了一毛钱的竹圈,很幸运套到了一个紫色的“气茄子”;二大爷还给买了几根油炸果子,我一小口一小口地边逛游边吃;我们还看了卖老鼠药的,玩杂耍的……

到处都是热闹好玩的景,走到哪儿都拔不动腿,但在二大爷的一再催促下,还是恋恋不舍地坐上了回家的自行车。

那次的大年集是我孩童时收获最多也最难忘的一次大年集。之后,我给小伙伴们炫耀了好多年,也的确让我回忆了好多年。

一晃三十年过去了,二大爷的自行车先是换成了摩托车,后又换成了“昌河”“江淮”小汽车,如今换成大“奔驰”了。我十分敬佩地瞅着二大爷说:“二大爷,听说您老当大老总了,还成为县政协委员啦!您可为咱们家争光了啊!”

二大爷赶忙接过话茬:“哪里哪里啊!我只是跟着形势,小打小闹地干点小生意。镇里推荐县里筛选地当了个政协委员,那是领导鼓励我呗!要说争光,我大侄子可是在京城上班的公家人,那才叫光宗耀祖呢!你二大爷我呀,最多也就是个‘土豪’啦!”

说话间,二大爷的苹果手机不断响起《沂蒙山小调》彩铃声。电话连接了车上蓝牙,内容大多是联系发货、打款、订协议、签合同的,也有涉及外出考察学习的,还有交流股市、期货行情的。我开玩笑地说:“二大爷不怕泄露商业机密吗,还商务公开啊!”

“信息共享,资源共享嘛!天机可以泄露。”二大爷说。

走在镇驻地的街道上,我感觉既熟悉又陌生。抬头看看天上的太阳,有一点耀眼但也格外亲切,暖暖的阳光毫不吝啬的照射下来,为大年集增添了浓浓的节日色彩。

二大爷拎了一个折叠式的小推车,一边走一边和我聊。没走几步,他在街边的一个门头旁扫了下微信,随后摘下一串糖葫芦递给我——“尝尝吧,洗净消毒,去萼无籽的,咱们镇上最好的糖葫芦,估计不比京城的冰糖葫芦差。这是我给引进的生产技术,产品直接销往上海、广州、深圳等大城市,常年供不应求。”

我心想,这老头就是不一般不简单呢!不仅高档轿车、时尚手机还连蓝牙,也在熟练地使用微信支付啦!

来到集市里,每当遇见熟人,二大爷就主动给人家介绍——“这就是我那大侄子,从北京回来过年的……”看得出大家对二大爷都很尊重、很友善。听得出,二大爷的“大侄子”早已是对着窗户吹喇叭——名声在外了。跟在二大爷后面,我只是不断地向大家微笑、招手、点头致意。

来到水果、蔬菜市口,二大爷的熟人更多了,他一边和大家打招呼“推介”我,一边挑选蔬菜水果,还要忙活着刷微信、点支付宝。到了海鲜和肉、鱼摊,我主动争着要扫码。二大爷执意不肯:“大侄子很少能回来一次,咱爷俩就不用分那么清了。这些花不了几个钱,咱回家匀着吃就行了。”

看着二大爷不断地扫码,我这才发现那排列整齐的一个个摊位上,几乎都在显眼的位置摆放着微信和支付宝的扫码牌,这可是乡下农村大集啊!“难道,赶大集的人们都用微信和支付宝了吗?”我情不自禁地问二大爷。

二大爷哈哈大笑,不知是在笑我少见多怪,还是在笑我大惊小怪。他指了指两旁的摊位说:“你都看见了吧,小到葱姜蒜瓣,大到鸡鱼肉蛋,只要这大集上有的,大多数都用微信和支付宝付钱。用现金的也还有,但寥寥无几啦!”

一边溜达,我一边有意地四下踅摸——“那些格外热闹的鞭炮摊子呢?”我又疑惑地问二大爷。

“又想看热闹啦?那种脏乱差的热闹还真看不到了。等一会,我带你找个地方看好景。”二大爷轻轻摇了下头,显得有点神秘。他接着说:“现在的农村大集,划行归市,全部进入了这干净卫生的大棚以内规范经营,五天一个集,雨雪天不耽误。我们刚刚走过的仅是农贸市场,主要经营粮油、海鲜、禽鱼肉蛋、蔬菜水果等;烟花炮竹实行特许经营,没有摆摊燃放叫卖的了;熟食类要在消毒恒温柜内经营;鞋帽布衣、日用百货等等,都有各自划定的区域;除了猪牛羊牲畜类在东北角树林里,其他经营活动全在大棚以内。”说完,他指了指一眼望不到边的大棚。

“现在的大集,杜绝了剧毒老鼠药苍蝇药经营;杜绝了街道上店外经营和路边摊经营;杜绝了小录音喇叭叫卖经营……从街道到市场,宽敞明亮,干净卫生,垃圾集中收集,没有污水污物,没有尘土噪音……”二大爷如数家珍,俨然是一个业务型的“地导”,又像是一个专家型的领导。

我这才四下里看看,整个市面上的确是繁而有序,忙而不乱。

二大爷带我走向街里,我忽然有一种步入现代小城镇的感觉。在繁华地段的一栋沿街楼里,我看见一楼玻璃货柜里琳琅满目,五花八门地摆放着许许多多漂亮美观的工艺品——香荷包,粗布鞋,花鞋垫,小抱枕,帽子,围巾,茶杯套,小挂件等等,各式各样,花色齐全。二大爷看我有点惊愕,微笑着说:“这是二大爷的手工艺产品展销店,主要展销当地的乡土文化产品;隔壁还有一个土特产门头,专门经营咱们家乡盛产的金银花、板栗、山楂、核桃等特色产品。你转转看看,有看中的尽管拿,也给二大爷宣传宣传。二大爷手机上还有两个网店呢!抽空你可进去浏览浏览。近期,我还打算成立自己的物流公司,争取形成产供销链条。我也要不忘初心,继续前行!”说完,二大爷得意地举起手机晃了晃。

站在二大爷五楼办公室的窗户前,美丽小镇的镇容镇貌一下映入眼帘——镇驻地的大街小巷像棋盘一样纵横交错。主街东段北侧,是一个接一个的集市大棚;街巷两旁的摩托车、电动车、自行车等排列得整齐有序,不远一个的“黄大褂”和“红袖章”一会儿整理一下“出列”的车子,一会儿捡拾一下飘来的落叶等小垃圾;东边和西边稍远处,两块方方正正的机动车停车场上,车辆停放得一码齐;主街上,一辆小型洒水车正缓缓地跑着;不远处的红绿灯路口处,有交警和志愿者在疏导着车辆和行人,维持着交通秩序;街道上,虽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但都是行人车辆靠右行,有条不紊,秩序井然……

居高临下欣赏着这副美丽的鸟瞰图,我很惊讶,很后悔,很落寞。我惊讶小镇的变化如此巨大,让我出乎预料之外;我后悔刚才跟在二大爷身后身临其境而心不在焉,没有好好领略小镇的美景,更后悔这么多年没来赶年集;我落寞的是自己从大都市回到了家乡小镇,倒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倒像是身在家乡为异客,倒像是城里不知季节变换,游子不知家乡巨变的傻子啦!

二大爷大概看出了我的心思,半开玩笑地说:“看来,大侄子还真是有点脱离基层实际了。”

我的脸上一阵阵发烧。我索性打开了阳面的一扇窗户,想更真切地亲近一下家乡小镇的美景,也顺便降低一下脸上的“高温”。

二大爷连忙提醒:“外面风大,小心着凉。”

我想,打开窗户看风景,纵有寒流也从容。我使劲地搓了搓脸蛋,揉了揉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寒而不冷的空气,打心底里感觉到,那一阵阵寒风里,分明送来了几分“春”的气息。再抬头看天空,那么空阔,那么高远,那么湛蓝啊!

二大爷要请我下馆子吃饭,被我婉言谢绝了。

坐在回家的车上,我百感交集,浮想联翩……

我对二大爷说:“明年,我还回来跟您赶年集。”


相关内容

  小心山前小心走 [2018-05-17]
  世外菜园 [2018-05-17]
  七绝·春游梅园 [2018-04-20]
  传家宝 [2018-04-20]
  踏莎行·谷雨(外二首) [2018-04-20]
  放下手机 [2018-04-20]
  黄昏 [2018-04-13]
  最美四月 莫负春光 [2018-0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