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今天是: 今日天气:临沂 17 ℃~4 ℃ 晴→多云
古鄪文苑
媒体看费县更多>>
古鄪文苑更多>>
思念化作一碗榆钱粥
[字号: ] 2018-03-30  朱旭  阅读次数:296
  “春雨杏花满清明,追思犹怨水烟轻。”清明节这天,细雨蒙蒙,轻烟曼妙,田野里的一片杏树林正盛开着白色的花朵,在这缅怀的节日里,更平添了几分肃穆。我跪在母亲的坟前,泪水夹杂着雨水,交织在脸上。母亲坟墓的旁边,矗立着一棵高大的榆树,柔软的根根枝条上,缀满了翡翠般的榆钱儿,一簇簇,一串串,青翠欲滴。这棵榆树是母亲的一个伴儿,几分苍凉中多出了几分生机。

  这时我思绪万千,穿越到自己的童年。那时还处在一个物质匮乏的年代,饿肚子的现象时有发生。春暖花开,万木峥嵘,我家院子里的那棵老榆树也不甘落后,整个树冠都挂满了一嘟噜一嘟噜的榆钱,在微风的吹拂下,像风铃般在飒飒作响。我们这帮孩子,用手指敲打着干瘪的小肚皮,仰起头,瞅着树上充满诱惑的榆钱,口水直往肚子里咽。母亲早已看透了我们的心思,于是说:“你们这些馋猫,想吃榆钱了,我上树给你们捋去。”
  母亲找来梯子,倚靠在树干上,又把一条绳索的一端缚在篮子的提梁上,束在腰间,顺着梯子就爬上了树。母亲折下几股带有榆钱的树枝,抛在地上。我们欢呼雀跃,蜂拥而上,争着抢着。母亲在树上喊道:“不要争,人人都有份。”我们摘下榆钱,便肆无忌惮地往嘴里吃。榆钱吃起来甜甜的,粘粘的,味道鲜美极了!母亲用开满茧花的粗手大把大把地捋着榆钱,放进篮子里。当榆钱装满了篮子,母亲就提着绳索,把篮子慢慢地放下来,我们都争先恐后地去接篮子。
  母亲把采下的榆钱淘洗干净,捧到竹筛里滤水。她烧开一锅清冽的山泉水,倒进榆钱,上面撒上一层黄灿灿的豆面子,加上一点盐,盖上锅盖,再烧开,闷上一阵子,榆钱粥就做好了。
  一盆热气腾腾的榆钱粥被端上桌,氤氲的水蒸气在袅袅上升,整个屋子都弥漫着香气,引得我们垂涎欲滴。母亲把榆钱粥盛到碗里,我就迫不及待地喝上一口,烫得嘴巴左扭右歪的。母亲嗔怪道:“等凉凉再喝,没有人跟你抢。”我用筷子放在碗里快速地搅着,终于不太烫了,我端起碗,大口大口地喝着,真是甜丝丝的,香喷喷的,味道无与伦比!这粥既能当饭,又能当菜,我一连喝了三大碗,把小肚皮撑得溜圆,真让我大快朵颐、酣畅淋漓!
  从我记事起,母亲就体弱多病,经常熬中药喝。由于父亲长年在外务工,母亲虽然只有一米五五的个头,但是她几乎包揽了所有的家务活和农活,并把我们兄妹四个抚养成人。不到六十岁,疾病就夺去了母亲的生命。该享清福的时候,母亲就匆忙走了,这成了我一生的痛。
  “东家妞,西家娃,采回了榆钱过家家,一串串,一把把,童年时我也采过它。那时采回了榆钱,不是贪图那玩耍,妈妈要做饭,让我去采它,榆钱饭榆钱饭,尝一口永远不忘它。啦……”《采榆钱》歌中那优美的旋律,在我脑海里回旋。再也看不到日夜为我们操劳的母亲了,再也喝不到母亲为我们亲手做的榆钱粥了,这让我暗自神伤,泪水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母亲做的那碗榆钱粥的香味至今还在我舌尖上打转,传达着我对母亲的无限思念,并难以释怀。


相关内容

  七绝·春游梅园 [2018-04-20]
  传家宝 [2018-04-20]
  踏莎行·谷雨(外二首) [2018-04-20]
  放下手机 [2018-04-20]
  黄昏 [2018-04-13]
  最美四月 莫负春光 [2018-04-13]
  剪不断的玉兰情 [2018-04-13]
  沁园春·江山清明图(外一首) [2018-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