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今天是: 今日天气:临沂 17 ℃~4 ℃ 晴→多云
教育
媒体看费县更多>>
教育更多>>
钱投了不少,乡村学校为何不叫好
[字号: ] 2016-02-04 中国青年报   阅读次数:17066

“学校突击大肆建楼为哪般?河南周口沈丘县,现在县里上百所学校都在大肆建楼,幼儿园两层,教学楼三层,宿舍楼两层。但是学校学生很少,多则200少则几十个学生,造成资金大量浪费。这些钱是2012年下拨的,却被挪用到现在才建。望关注!”有网友日前向中国青年报新浪微博(zqbcyol)爆料称。

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奔赴河南省沈丘县进行了深入的调查采访。记者通过调研发现,不少农村学校生源流失严重。但同时,农村学校持续迎来大量的基础设施投入,供需情况的改变,让以往“撒胡椒面”式的投入难以见效,易造成教育资源浪费。在补齐农村教育“短板”的过程中,如何把“好钢用在刀刃上”,精准发力,成为摆在基层行政部门面前的现实难题。

“以前学校1000多人,宿舍不够用,现在只剩300名学生,新宿舍楼盖成3年没用过,太浪费了。”一位农村基层教师说,改善农村学校办学条件时,不能因为花的是“良心钱”而大手大脚。

农村生源持续流失 

“以前人多时,一个年级6个班,现在就剩两个班,七年级有141人,八年级139人,到九年级就剩95个学生。”沈丘县石槽乡一位教师感叹说,孩子越少,书反倒越难教了。“学生多的时候,提一个问题下面举一片小手抢着回答问题。现在提一个问题,下面冷冷清清,老师学生大眼瞪小眼。”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多所农村学校看到,由于农村学生急剧减少,不少校园呈现出一片凋敝冷清景象。更为严重的是,原本的教学环境和教学秩序崩塌,让农村教师和学生都难以适应,教学水平持续下滑。

走访中,教师们普遍反映,冷清的课堂,不仅难以让教师进入状态,也无法在学生之间形成相互启发、相互竞争的氛围。不仅如此,由于学生太少,农村学校普遍缺少“副课”教师,音乐、体育、美术、计算机等课程几乎全部无法开展。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农村学校留不住农村孩子呢?

“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大批农村儿童跟随打工家长进入城市,留在劳务地上学。”一位教师说,另一方面,由于生活条件改善,农村家长对教育比以前任何时期都要重视,一些家长不信任农村小学的条件和教学水平,将孩子送到了县城等条件好些的学校学习。

“学生减少了,有些地方为了压缩教育投入,趁势撤并掉了一些学校,进一步加剧了农村教育的危机。”该教师还表示,前些年,针对农村盲目撤点并校问题,国务院已发文叫停,并要求乡村恢复教学点。可是,大多数保留或者恢复的教学点,仅用民办教师或临时代课教师维持,生源持续流失,办学难以为继。

“越没学生越没老师,越没老师越没学生,陷入恶性循环。”这位教师对此忧心忡忡。

据河南省卫计委测算,2016年至2020年,河南省预计出生人口将增加130万,平均每年26万,而且将继续呈现出向城镇流动集中的趋势。

然而,中国青年报记者走访发现,与农村学校生源持续减少相反的是,用于改善农村办学条件的财政资金投入却越来越多。这种情况下,不少大规模投入改善学校的各类硬件设施被闲置,极易造成教育资源的浪费。

硬件投入加大,易闲置浪费

在石槽乡一中校园里,一栋新教学楼刚刚打好地基。新教学楼后,一栋4层的教学楼,只有6间教室在使用,其余的多被废弃的桌椅堆满。

“听说新楼盖好后,学生全搬到新楼去,老楼当作老师的办公室。”石槽乡一中一名学生说。

位于赵德营镇镇中心所在地的张堂初中,一栋崭新的4层办公楼刚刚完工,紧邻该办公楼的,是一栋建成有些年头的宿舍楼。走进楼内,记者却诧异地发现,除了一层有两间房被该校教师当作宿舍,二层有一间被后勤人员占用,其余的竟全部闲置:楼梯扶手、房间木门上刷的红漆早已干透,从未使用过的铁锁,依旧崭新;楼道内铺设的水泥地上落下厚厚的灰尘,一串稀疏的脚印表明这里少有人来。

“现在就剩6个班,400多个学生,原来的宿舍还用不完,新的宿舍从建好就没用过。”该校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类似的情况,并不罕见。中国青年报记者在当地走访发现,当前农村学校办学条件仍较差,无论软件、硬件都急需加大投入改善。但一个较为普遍的现象是,越来越多的投入并不匹配现有学生规模,“鸵鸟的装备套在了麻雀身上”。

走访时,当地一些村干部和群众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反映,有些村学校明明缺老师,可上面来的项目却是盖校舍;有些教育硬件建设项目没有考虑到当地人口变化因素。比如一个村子在册人口1000人,学校就按1000人的规模建,可实际这个村子有六七百人常年在外打工,这样建起来的学校当然会闲置。

这些情况,当地教育部门并非不知。沈丘县教育体育局危改办负责人程自轩告诉记者:“过去搞撤并学校,从2013年之后,上边要求不能撤并了,只有一个一个地建。‘薄改计划’要求覆盖到每所学校,不论有多少人,都要改善校舍。国家现在有钱,叫你建你不建,等国家这个钱没有了,再想建也只能搁着了。”

对于记者走访中看到的情况,程自轩解释说,石槽乡一中因临近沈丘县城,南开发区又一直在向东延伸,以后该校将纳入开发区管理范围。“建设时有一定的规划,规划必须超前,不能现在有300名学生,就按300人的规模建,这个学校是按600人至900人计划的。”程自轩告诉记者。

对于张堂初中宿舍建成后一直闲置的问题,程自轩表示,该校原来生源好,有八九百名学生,因宿舍楼不够用,才于2012年规划建设了一栋新宿舍。“可谁知道,建成之后,学校生源减少了,就用不上了,这没办法。”程自轩说,随着办学条件的改善,如果该校的教学管理上去了,估计生源会慢慢回流。

资源配置不尽合理

“堂屋漏了,却先给盖了个灶火。”2015年4月,一座由中央财政投资43万余元建成的宽敞食堂,在沈丘县槐店镇贾寨小学落成。但此举并没有获得当地村民的赞颂,他们不解的是,“上面拨了钱,为啥不先给盖教室”。

中国青年报记者走进这座位于村中心的小学看到,通道左右两侧是3排低矮的瓦房教室,被白灰粉刷过的墙面露出斑驳的红砖,透过教室房顶的瓦片,依稀能见太阳照射的光线。顺着通道走到校园最深处,正对着通道的国旗台旁,一座刷着黄漆的新食堂,和学校的破败景象显得格格不入。

学校的一墙之隔,是村民们建起的几栋3层“洋楼”,“洋楼”们让校园内显得更加冷清、凋敝。“30年前,我上学时就在这教室里上课,一直用到现在了。”一位村民说,“学校就在村中间,孩子们走几步就能回家吃饭,盖个食堂有啥用?”

与贾寨村不同的是,困扰槐店镇左庄小学的则是缺操场。因已放寒假,校园里难觅学生身影,显得空空荡荡。操场上布满了杂草,两个破旧的篮球架早已生了锈,而新装不久的两个,因土地坑洼不平的,也极少被使用。

与操场相邻的,是一座投资22.6万元建成的新食堂。食堂墙壁上的标牌显示,该食堂建筑面积180平方米,资金来源为中央资金,开工于2014年11月26日,竣工于2015年4月27日。透过窗户,记者看到,食堂里连基本的餐桌尚未配备,更没有任何开火做饭的迹象。

中国青年报记者了解到,2014年10月13日,沈丘县教育体育局发布招标公告,启动了一批农村义务教育薄弱学校改造计划食堂建设项目。招标公告显示,当地要为沈丘全县230所中小学(初中7所,小学223所)每校建设一所食堂,总投资约1亿元,建设资金来自中央资金及省补资金,项目出资比例为8.5∶1.5,工期120天。

沈丘县教育体育局营养办负责人陈宁告诉记者,根据国家政策,河南省于2011年起,在国家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26个县开展了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试点工作,沈丘县是试点县之一。

“营养餐有家庭托餐、课间加餐、食堂供餐三种模式,沈丘县之前主要是课间加餐,建食堂是在逐渐向食堂供餐过渡。”陈宁说。对于村民们反映“未修教室却先盖食堂”的意见,陈宁解释说,“中央专项资金是分条块做的,拨的是建食堂的钱,不能用作其他用途,只能建食堂。”

乡村教育要“精准投入”

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是社会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党和国家历来重视义务教育的均衡发展,特别是十八大以来,中央把义务教育均衡发展,作为实现协调、共享发展理念的重要举措,作为扶贫攻坚工程的重要手段。

在此背景下,国家和各地方为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实施了大量教育工程项目,大量的财政资金投入到农村义务教育。例如,2011年至2013年,中央财政先后投入300亿元建设农村中小学食堂,要让“营养计划”国家试点县所有学校都有食堂或伙房;2014年,“全面改薄”启动实施,中央财政每年投入350亿元,用5年时间投入1750亿元聚焦贫困地区,使那里的义务教育学校都能基本达标。

中国青年报记者从2月2日召开的河南省“全面改薄”工作推进会上获悉,2016年,河南省委、省政府把“全面改薄”工作列为河南省10项重点民生工程之一。各市县与河南省政府签订的责任书中明确,到2018年年底,河南各地要全面完成“改薄”任务,河南全省“改薄”五年涉及小学、初中22767所,占全部义务教育学校数的78%。

此次会议上,河南省副省长徐济超要求,各级政府要统筹协调各类义务教育的专项资金,整合使用,集中投入“全面改薄”工程,提高资金使用效率,提高建设效能。河南省教育厅厅长朱清孟在本次会议上讲话时也明确表示,要优化经费投入结构,保证资金用在最需要的地方、最关键的环节。

那么,对于农村学校来说,在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进程中,究竟该如何“精准发力”呢?

有农村基层教师认为,“大集中、小分散”是当前农村教育发展的基本方向,“小分散”的关键不是广撒网,而是精准施策。现有不少政策、做法缺乏精准性是造成乡村教育种种矛盾的原因。

“加大农村教育投入要与当前学生规模相匹配。”有受访教师建议,教育主管部门应对辖区学龄前儿童家庭进行摸底调研,对学生规模作出基本判断,科学合理决定各类教育投入的规模。一些在校生持续减少的学校,不宜再大规模投入改善各类硬件设施。也有人建议,与其“撒花椒面”式的投入,不如选择重点学校“精准发力”,节省下来的钱用来购买校车,保障学生通勤。

“推进教育公平,确实需要‘精准发力’,对于我国来说,重点建设乡村教育,提高乡村教师待遇,就是教育公平的‘精准发力’。”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要办好乡村教育,当前最为关键的,是提高乡村教师待遇,要缩小乡村教育和城市教育的差距,必须有至少和城市学校一样的师资。

对于这样的观点,不少受访基层教师深表认同。“乡村教师的待遇每月只有2000元,连外出打工的农民工还不如。无奈之下,不少老师就有了‘第二职业’,有的甚至会卖辅导书、办补习班,搞其它门道挣钱。”他们建议:“要继续提高乡村教师补贴,直接把经济利益给你了,不就安心教学了。这样,选派的年轻教师、副课教师,才能在农村待得下,留得住。条件改善了,学习多样化了,学生才愿意回流。”



相关内容

  高校科研经费“报销难”悬而未决 教师:比科研还难 [2016-02-23]
  资讯:教育部公示39所申请设置的高等学校名单 [2016-01-27]
  揭秘:被美国名校提前录取的学生都是什么样的? [2015-12-29]
  教育时评:中美高中生的“苦”不一样 [2015-12-29]
  岁末19所高校密集召开廉政会 近半高校经费自查 [2015-12-25]
  全国家庭教育现状调查:近半数父亲“缺位”子女教育 [2015-12-24]
  教育部再对高校4类特殊招生划红线 [2015-12-23]
  分享至手机互联网时代的终身教育:国家开放大学,想学啥都能学 [2015-11-26]